Anhui Federation of Industry and Commerce
当前位置:首页 - 机关党建 - 主题活动

“互联网+”时代党员该如何学习?

发布日期:2016-04-13   发布人:管理员

  “互联网+”正在逐步向我们挥手,而这个时代最大的特点必然是快节奏。首先是知识更新和传播的速度会越来越快,然后是知识会慢慢地向快餐化文化演进,实用性知识会越来越多。在这种环境下我们党员就不得不思考该学什么、怎么学、如何用这三个问题。

  学习是一个由浅入深的过程,其终极目标是让自己形成特有的知识框架和理论体系,也就是在学习马克思经典著作的基础之上,形成思想体系。就以我们熟悉的社会主义制度来看,她就是以马克思经典著作为蓝本构建的国家治理体系。所以,我们的学习往往是对已有的传统、观念和文化进行传承与发扬。偶有突破,皆成经典,并又会以此形成新的思想和文化体系。所以我们要以经典著作为蓝本逐层深入学习。

  在文学作品中每一个文学形象的演绎都代表着一类或一群人对生活的认识和经验,是出于作者个人的生活感悟。它所传递的既是社会中某一类人的生活观念,同时也引导着这个社会整体的价值取向。而马克思主义著作则反映了作者对社会和自然一般规律的反思,这就往往需要读者具有一定的实践经验和生活感知能力。我们时常觉得这些著作晦涩难懂,这就是我们实践经验匮乏的外在表现。这就需要我们带着问题去学习,并且用生活的经验和感悟去理解和验证这些经典著作。

  法治化已经成为了国家治理的基本模式。所有民众都会问“我们为什么要遵守规则?”“法律的权威从哪里来?”这两个问题。很多人不假思索地回答说:“法律的权威来源于人民,因为规则体现统治阶级的意志,具有强制力,所以我们必须遵守。”这个回答看似无懈可击,其实禁不起推敲。在现实的司法活动中,很多人都认为权力比法律更加有作用,根本不信仰法律。反而由于权力更能帮助当事人解决问题,所以他们更信仰权力。这是司法实践与法学理论最大的悖论,同时也是我们国家实现法治社会所必须破解的思想障碍。

  毫不夸张地讲,任何的权威都来源于文化传统。封建社会的帝制就是以传统文化儒家、法家和道家为基元融合成的一种国家治理体系。从中国几千年国家治理的经验来看,中国由文化传统和权力体系两者共同构成国家治理模式。在权力符合文化传统的框架时,两者就能协调统一,国家才能安定富强。在我国的朝代更替中,每个新的朝代都会建立起一套符合统治阶级意志的新的文化体系。所以,我们要实现国家治理法治化就必须要在我们的文化传统中挖掘、培育和传承中华民族的法律文化传统,否则全民的法治思想就树立不起来。这个看似十分复杂的理论问题,说到根源上也就是我们现实生活中文化的传承与培育问题。

  毛泽东主席曾经不遗余力地批判“本本主义”和“经验主义”两种错误的学习方式。如果我们党员只讲书本上的知识,不试着用实践去检验,就会陷入书读得越多,犯得错越多,思想也越僵化的困厄之中。所以,阅读从来离不开实践。并且把实践中的困惑抽象地概括出来就成了一套新的理论,能够再次指导实践。

  克服碎片化的学习方式就是对怎么学的回应。但凡是知识,只有成为体系了才能供我们所用。第一,学习的时间不能碎片化。有些同志学习起来容易急功近利,寄希望于一口气将所有的名著全部读完,然后成为大儒。其实不然,学习就像修身一样,只有沉下去了才能取得成效。如果读一本书还来不及思考就把已经掌握的知识搁置了,那么就根本无法领会书籍里面的精髓,最后也无法系统地学习知识,就更谈不上如何用知识了。还有人认为,读书和写文章不能产生经济收益,没有必要浪费时间。其实,读书、写文章与实践三者之间存在一个逻辑关系。写文章是将理论和实践进行融合与反思,而经济效益则往往产生于我们再实践的过程之中,所以理论只有在实践中才会增值。第二,学习的内容不能碎片化。就如前文所言,我国的传统文化是以经典著作为基元,并以此形成观念和文化传统,再构建成体系。故,我们的阅读也应该以经典为蓝本,始终抱着一颗“古为今用,洋为中用”的唯物观去对已有的传统、观念和文化进行传承与发扬。

  学习的目的就是学以致用,将知识转化成经济效益,成为知识的创造者。那就要求我们所写的文章里面需要有生活的影子和人民群众的影子。最好是要将举措方案实化到群众的举手投足之间,让群众有获得感。将理论用于指导实践,再将实践抽象成理论再指导实践。摸着石头过河是我们社会主义初级阶段最基本的特征。我们只有将办事的规则细化实化,才能更有利于指导我们的工作和生活,更能够帮助我们通过细致的方法去化解社会矛盾,最终实现法治国家。

皖ICP备18013109号

安徽省工商联(总商会) 电话:0551-62999939 传真:0551-62999943

地址:安徽省合肥市马鞍山路509号省政务大厦B区18层 邮编:230001 网址:www.ahgcc.cn

总访问量